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阅途社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专注于孩子的阅读,专注于家庭的旅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旅行 招募

【精彩书摘三】《柏拉图和鸭嘴兽一起去酒吧》:理性vs.启示 ...

2018-2-1 07:17| 发布者: 阅途活动| 查看: 11080| 评论: 0|原作者: 未读UnRead-联合天际

摘要: 在中世纪时,这一问题被简化为人类认识的源泉究竟是神的启示还是人的理性。

如果我们确实能够了解事物,那我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在中世纪时,这一问题被简化为人类认识的源泉究竟是神的启示还是人的理性。

 

一男子失足跌入一口深井,他足足下坠了30 米,才好不容易抓住一条细细的树根止住了坠落。然而他手上的力气正不断流失,他绝望地大喊:“上面有人吗?”

男子抬头望向井口,只能看到一小块圆形的天空。突然,云开雾散,一束明亮的光照在他身上。一个低沉的嗓音如雷声轰鸣:“我是耶和华,我就在这里。放开那条树根吧,我会救你的。”

男子思考片刻,继续喊道:“上面还有别人吗?”

 

人们挂在一条树根上的时候,内心会更倾向于理性。

 

17 世纪,勒内·笛卡儿认为认识来源于理性而非神示。这就是后来为人所知的“认识来源于笛卡儿”。笛卡儿大概希望自己从没说过“我思故我在”这句话,因为现在人们但凡想到他,就只记得这一句话,以及他是坐在面包炉里说的这句话。仿佛这一切还不够糟似的,这句话里的“我思”长期被误解,人们以为笛卡儿觉得思考是人类的本质特征。好吧,事实上他确实这么认为,但这和“我思故我在”这句话一点关系都没有。笛卡儿是通过一场质疑一切的实验达成“我思”的,该实验的目的在于探索世界上是否存在他可以确信的事,换句话说就是他无法质疑的事。笛卡儿从质疑外部世界的存在性开始。他很容易就做到了,也许他当时在做梦或者陷入了幻觉。接下来他试着质疑自己的存在。但在他质疑的过程中,一切观点都与存在质疑者这一事实相矛盾。而质疑者必然是他自己!他无法质疑自己的质疑。如果笛卡儿把那句话改成“我疑故我在”的话,就能让自己少受许多误解了。

 

每位美国刑事审判庭的法官都会要求陪审团模仿笛卡儿寻求确定性的过程,他们遵循一条与笛卡儿的标准一样高的标准来检验被告是否有罪。陪审团面对的问题和笛卡儿的不同。法官也不会询问他们对被告的罪行是否有任何怀疑,他只会问他们是否有合理怀疑。即使这个标准比笛卡儿的标准要低,仍然需要陪审团进行一项与笛卡儿做的实验十分类似而且几乎同样激进的心理实验。

 

一名被告因谋杀罪出庭受审。虽然有有力证据表明他是有罪的,但并未找到尸体。在总结陈述中,被告律师耍了个花招,他说:“陪审团的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个惊喜—已经被推定死亡的受害人会在一分钟内走进法庭。”

他看向法庭大门。震惊的陪审团成员们也都急切地朝大门张望着。一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最后,那位律师说:“事实上,刚刚那个受害人走进法庭的事是我编造的。但你们全都满怀期待地看向了大门。因此我认为在本案中,关于是否有人被害存在合理怀疑,我必须坚决要求你们给出‘无罪’裁决。”

陪审团退出法庭进行商议。几分钟后,他们回到法庭,宣布给出“有罪”裁决。

律师大吼:“你们怎么能这么做?你们心中肯定抱有怀疑。我看到你们刚刚全都盯着法庭大门。”

陪审团团长答道:“嗯,我们都看了,但你的委托人没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北京阅途网站 ( 京ICP备15024768号  

GMT+8, 2019-9-23 15:34 , Processed in 0.1492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